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木

凝神 至简

 
 
 

日志

 
 

从榴莲开始  

2015-03-04 18:5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榴莲开始 - 王木 - 王木
榴莲绝对是一种很神奇的水果,它神奇的地方便是这样一个气味恶心,口感恶心,却能吸引一群对它趋之若鹜的死忠。不过在这里,我并不是要讨论它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吸引那些食客,或者是用什么样的化学物质来勾引动物,而是我从它身上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那就是一种"榴莲"式观察世界的方式。


榴莲恐怕对与很多从来没有接触它的人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触。有人说它是水果之王,有人却说它是恐怖分子。比如说很多地方,公共场所是不允许榴莲携带,因为它的味道会引起很多人的不适。《水果猎人》里有这么一个桥段,作者和他的朋友,好不容易在纽约找到一只榴莲,结果在开榴莲派对的时候却被邻居以为它的味道是煤气泄漏而报了警。围绕榴莲的坏故事很多,让很多人从一开始对它的好感就没有多少。但是喜欢榴莲的人却也不是极少数,不然很多人爱吃榴莲,视为成瘾之物。而且榴莲还是超市中不可或缺的热带水果之一,甚至很多水果摊贩也会售卖,虽然价格不菲,但消费它的人数也不占少数。于是对于一个从未接触榴莲的人,他在别人的输入意识里,榴莲总是一个性格分裂的家伙。

但是第一次接触榴莲的人,却被它强大的攻击力而丧失信心。榴莲的味道是水果中最为奇特的,复杂化学组成,使得榴莲的味道会使一般人感觉有种崩溃的边缘,近似腐烂又有些甜腻,冲鼻且很难消散的气味,让绝大数多人觉得它很恶心。果壳外面布满利刺,拔开果肉又显现出奇怪的质感,说好听的像烂泥,说不好听就像被一层薄皮包裹的脓包,一戳便有像脓液一般的果肉流出。味道和样子让人无法接受,更不要提要吃它,想想都会觉得恶心。

喜欢吃榴莲的人,都喜欢把榴莲介绍给其他人,他们喜欢和那些第一次接触榴莲的人讲它是多么多么的美味。然而榴莲的第一印象是让人吃它最难逾越的障碍,于是吃榴莲的人,往往要经历一次吃榴莲的训练,这种奇怪的训练似乎不存在于其他水果,因为各种水果往往都有第一眼吸引动物的外表,和闻上去就很可口的香气。榴莲呢,不是这样,初吃者,首先要习惯它的气味,半成熟的榴莲,气味比较淡,所以初吃者都是从这一步开始。半熟的榴莲不很甜,口感比较脆,吃上去的口感像茭白,可惜是一种味道奇怪的茭白。充分习惯半熟的榴莲之后,下一步才能吃快要成熟的榴莲,此时味道尚可,但是果肉已经开始变软,不过心里准备已经有了,这一步还是很好接受的。最后才是熟透的榴莲,此时新手再吃的时候,榴莲的味道和口感还是会有抵触情绪,不过多吃几口似乎就能发现这些情绪被一种奇妙的感触所掩盖,这样大约就会喜欢上榴莲了。



一个人喜不喜欢榴莲,从一开始是无法知晓的,因为它从各个方面都不会直接告诉你能吃,如果没有人知道它能吃,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去尝试。然而这种想法的根源,便是人类对食物界定的固定思维所驱使。那么作为一个从未见过的新生事物,作为本能,我们常常会用已有的思维去衡量它的价值。而榴莲和传统思维不同,它长相恶心,味道奇怪,不是常理中可以食用的。

那么一旦有人告知我们,榴莲是可以吃的,我们的固定思维就开始被打破了。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个食物是如此的,那就是番茄,番茄刚到欧洲的时候,因为它植株有粘毛,茎叶有毒,家畜看都不看一眼,只有果实艳红可爱,但是并没有大多数水果所具有的香甜气息,欧洲人把它和其他有毒植物联系起来,认为它是一种可以毒死人的东西,像颠茄那样可以致幻,德国人还认为人吃了它会发疯变成狼人。欧洲人知道番茄能吃,是西班牙人从印第安人那里知道的,然后鬼鬼祟祟的意大利人偷偷的发现西班牙人在偷吃,于是意大利人让他们的猪做了活体实验。结果很明显,番茄并没有毒死任何人,反倒成了欧洲人最热爱的蔬菜之一。

榴莲这个禁忌似乎容易打破,因为爱吃和能吃的人就在身边,而能不能吃也不需要活体实验,剩下都就是自己有没有意愿去尝试。尝试的过程也不会像番茄那样顺利,毕竟口感和气味并不是随意可以接受的,于是吃榴莲变成了一种类似克服万难的“朝圣”行为,一个是验证它到底有没有别人说的那么好,另一个便是让自己去接受一种超出感官习惯的新体验。

有了出发,有了动力,最后它能否让你满意,它究竟有多好吃,是不是众人追捧的水果之王,这就要看到个人的感触了,毕竟个人的喜好是千变万化,就像有的人爱吃甜有的人爱吃苦。



世间万物,都有它自己的复杂程度,每一个事物都有不同的表征与本质,有的像莲子,吃起来颇费心机,皮有三层,每剥一层都很费事,剥好了还不能马上丢到嘴里,还有苦苦的莲子心等你。有的像洋葱,一层又一层,剥到最后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才明白吃的原来是这些黏糊糊滑溜溜臭嘻嘻的皮;更有的是大多数,长着红艳艳的果皮,薄薄的皮里是香甜的果肉,你不用费力,只要嘎吱下嘴可以。

我们认识事物的方法有很多,从事物汲取的东西也有不同,就像苦苦的莲子心,它不能吃但可以治病,像苦苦的杏仁,它的果皮虽然酸甜可口,但是它却能致人死地。那么我怎么去看到这些奇怪又很独特的东西?就像榴莲一样,如果它是如此的美味,为什么还要吃它的过程如此大费周折?

容易的事物很容易去接受,而复杂的事物,从要人来好好的去分析和体验,这个过程往往需要放弃我们一般的固定思维,甚至是一种颠覆。这种颠覆让我想到了很多有毒的植物,最后被人驯化成为可以吃的食物,我们认识和理解世界就是这样在不断的变化中。

然而每种事物它的存在都有存在的合理性,引用《怪化猫》里的想法,每种事物都有它的:形、理、真,我们如何来看待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和那些复杂纷扰的关系,这就需要我们弄明白这三点。然而真的想要看清或者是得到自己需要的,恐怕真的要颠覆自己的那些一贯态度。

我喜欢体验很多东西,那些曾经无法理解的,我都会尝试去感知去体验,虽然体验后的结果不同,但是对于短暂的人生来说,你经历的完全比你获得更有意义。每一个事物都像榴莲一样,我应该问:它能吃么?它怎么吃,它为什么是水果之王,它拿什么吸引人,而一切体验过后,答案之后自己明白。爱情是,亲情是,友情更是,而答案不尽相同,正是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这就是你的人生。


所以我不需要什么人生导师,因为我的感官还没有死,不需要临终关怀。




【榴莲,是一种热带木棉科植物【木棉科在新分类法则里归为锦葵科】我们吃的部分不是果肉也不是什么种皮,而是类似纤维一样的东西,如果通俗的来讲,它就是和木棉的棉絮、棉花的棉絮是一个玩意。】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