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木

凝神 至简

 
 
 

日志

 
 

世纪病  

2015-05-21 09: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像世界史上许多时代一样,有一种极流行的习尚,认为我们之中的智慧之士都看破了前代的一切热诚,觉得世界上再没什么东西值得为之而生活。抱着这等见解的人真是抑郁不欢的,但他们还以此为自豪,把它归咎于宇宙的本质,并认为唯有不欢才是一个明达之士合理的态度。他们对于不欢的骄傲,使一般单纯的人怀疑他们不欢的真诚性。那些苦恼的人在苦恼当中有些高人一等和明察过人的快感……”

—— 罗素《幸福之路》


罗素有一种思想家的使命感,即为人们找到真正的自由与幸福之路,帮助人类幸免于这个黑暗的时代。或许是他对人间众相的悲悯与爱恋太过巨大,字里行间总透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和人类分道扬镳的决绝,一种恨铁不成钢。作为人类的一员,但愿你没有被上面这段话击中。
 
我是当头一棒的:整个跌进了世界史不快乐的俗套。古典时代对命运与生存的困惑,中世纪对道德的吟游,二十世纪对这荒诞世界的普遍怀疑,如今又是一个世纪的紧紧追问。流行的习尚,哲学的无为,无意义的苦恼?的确,我就是被这种最无能的负面情绪擒获的人。要擒获我,就像精准的猎人击毙一只厌食的海狮那般毫不费力。我甚至都不逃跑。对我及其他纷来沓至的彷徨者们,罗素要说:做一个海盗也好,做一个苏俄的劳工也好,过一种生活,使低级的生理需求占去你全部的精力。可是相比醍醐灌顶,我却产生了一种神秘的疲惫感:我们竟然活到了一个连不快乐都难以启齿的时代。

纪德曾说,为了对生活有兴趣,我付出了多大的努力,你永远不会知道。我不想否认这句话带给我的感动。尘世一隅,也许人只是单纯地需要与自己的存在对抗,以消耗他对万物的思考、爱慕和失望。遥望我们短短历史中曾闪耀过的伟大而悲伤的心灵,不欢,就像人类最旷日持久的一场集体心理治疗。思想家们对人世的诤言、对人心的明察,同样源于理性与虚无间永恒的对抗。或许与零相乘永远是零。或许行动会找到幸福之路。也或许终究会像拜伦,在历经世间欢愉后依然给出结论:世界所能给的欢乐决不能和它所攫走的相比。好在悲观者,大多生性羞涩,能时时保持与人群的距离,也是对快乐的回敬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